“嶺南胡家薦過來人在何處?”

    太白宗兩位守門的當值弟子判斷的不錯,這一輛馬車里面坐著的,果然不是普通人。

    在那一封用名貴木盒裝著的薦書送進了門中執事手里之后,仙門的大人物們很快便有了反應,三道身影大袖飄飄,自山上飛掠了下來,他們看得清楚,心里也是微驚。

    來的居然是兩位執事以及傳功閣的大長老柳真,此人乃是門內除宗主之外的第一人,修為精深,舉足輕重,尤其是在宗主閉關的情況,他代宗主總管門內一應事務,權勢大到驚人,這位小公子居然由他親自下山來迎接,可見這馬車內的公子身份比他們想象中的更重要。

    “在這里在這里!”

    馬車里面響起了一迭聲的答應,轎簾掀開,從里面跳出了一位小公子。

    兩位守門弟子,這才見到了這位公子哥的真面目。

    只見他年齡尚幼,十一二歲模樣,圓頭圓臉,身上穿了一件嶄新的袍子——山下小鎮里最好的三個裁縫花了兩個時辰改出來的——腳下蹬了一雙云紋牛皮靴——鎮上富戶朱家公子訂做的,被方貴花了三倍銀兩搶了過來——頭發梳的整齊,烏木簪子束住——三位煙柳巷頭牌的功勞——身上雜七雜八帶了諸多玉飾珠寶——都是雜貨鋪里按打折價買的。

    乍一看去,倒有幾分暴發戶的模樣,看得這太白門里的人都皺眉頭,但那位從山上趕了下來的傳功閣大長老卻是看到了這少年腰間掛著的一塊紅鸞玉佩,立時收起了小覷心思。

    那塊玉佩巴掌大小,上有鸞紋,分明不是凡物,怕是安州都十分罕見。

    打扮的再爆發戶,有這一塊玉佩綴著,那也絕非等閑之輩。

    他當然不會想到,這玉佩本來是掛在了東土秦家正經大小姐身上的,被方貴老爺用幾只兔子換了過來……而且還只是搭頭,所以在方貴眼里價格最多等同于一只兔子尾巴!

    “自己來的么?”

    那位傳功閣大長老打量了方貴一眼,見他獨身一人,并無大人陪同,心下略覺詫異。

    但也沒有多言,客客氣氣的招呼方貴上山,方貴一見他這模樣,便知道黑衣老婆婆的薦信是有用處的,放下了心來,擺擺手讓馬車下山,自己則喜滋滋的跟在了長老身上向山上走。

    臨行前,還回頭看了那兩個守門弟子一眼,模樣有些得意。

    倒是這一眼,讓那兩個守門弟子心間狐疑,總覺得這小公子從哪里見過來著?

    ……

    ……

    “蔽宗宗主有事外出,如今不在山中,不過嶺南胡家與我太白宗頗有淵源,尤其是胡秀前輩,更是曾經在東土幫過吾宗宗主,小友由她親自寫了薦信送來,吾宗自不會怠慢,只是這信上只說小友乃是她一位故友之后,并未多言,卻不知這位小友來自何方何族呀?”

    那傳功長老帶了方貴,一路上山,來到了山腰里的一方古色古香的道殿之前,入了殿內,便讓方貴坐在了對面的蒲團之上,當著方貴的面又將薦信看了一遍,這才微笑著開口。

    方貴聽見他問,便連連點頭,道:“對,胡秀婆婆讓我來的,我叫方貴,牛頭村人!”

    那傳功長老聞言,卻是輕輕笑了一聲。

    對于這位太白宗的傳功長老而言,嶺南胡家不過一方豪門世家,還不算什么,但嶺南胡家出的那位胡秀婆婆,卻是不可小覷,不說她在東土秦家伺候的那些貴人,就算是她自己的修為也是不容小覷的,由她親自寫薦書送過來的人,太白門自然要收下……

    不過依著仙門的規矩,收徒之時,當然也要細細問一番來歷。

    尤其是這少年姓方,那便明顯不是嶺南胡家的人了,何值得她親自寫書薦來?

    不過問過幾句之后,卻見這少年似乎不理解自己的意思,只說了自己名字,又說來自什么牛頭村,讓他有些意外,見其臉上表情坦蕩,便知道這少年要么是隱去了自己的身份不說,要么真就是來歷坦蕩,只是因著某些因果,才被胡秀婆婆送到了自己這太白門來的了。

    這對太白門來說,倒不算什么大事,一來胡秀婆婆身份超然,又與宗主有舊,不致于送些不干不凈的人過來,二來一些世家子隱姓埋名到仙門里修行,也是常有的事。

    傳功長老又隨口問了方貴幾句,便如可曾讀書,是否打過修行根基等等,方貴能夠回答的便老老實實答了出來,遇到些他都不懂的,便也坦然說不知道,好在這傳功長老也未多問,他親自來接方貴,一是為了給胡秀婆婆面子,二也是想看看方貴是否是有大來頭的。

    而今多問了幾句,倒是看出了方貴不像是大家族出身,心里倒是有了計較。

    “呵呵,我太白宗由宗主始,建派三百年,不算古老道統,但也有自己的規矩,小友欲拜入我太白門下,雖有胡秀前輩的薦信,但也是要謹守戒律的,不知小友能否忍受?”

    聽了他的話,方貴連連點頭:“能忍能忍!”

    以前可是聽朱瞎子說過,行走江湖,到了什么山,就拜什么廟,自己真的可以因為胡秀婆婆一封信便拜入了仙門,就已經是意外的喜事一件了,當然不能再節外生枝。雖然對自己來說,守規矩似乎是一件比較困難的事情,但無論如何,好歹先答應了下來再說嘛……

    傳功長老笑了笑,道:“另外,太白宗三年收徒一次,而今距離上一次收徒已過去了一載有余,諸弟子早已進入各門各谷,開始修行煉氣,不知小友想要進入哪一谷去修行啊?”

    方貴聽了這話,卻是又有點懵,連那傳功長老說的是啥都聽不明白。

    那傳功長老見了他這模樣,倒也是有些詫異,這少年能被胡秀婆婆親自寫薦信送來,身上還掛了一塊價值無量的鸞紋玉佩,尤其是見了自己的面之后,雖然表現的老老實實,但以他的老辣,卻分明看得出這少年似乎并沒有尋常凡俗小兒見到了修行之人的那種敬畏?

    無論如何看,都像是身份不俗,但為何偏偏對修行之事,全然一頭霧水?

    “太白門下弟子,初入山門,都需要進入三谷修行,按修行進境決定日后走哪一脈,小友既是胡秀前輩薦來,想必資質不凡,進入青溪谷去修為想必沒什么問題的……”

    方貴聽了,只是連連點頭,其實啥也不明白。

    那傳功長老倒也不再多言,只是笑著伸出手來,隨手在方貴的肩膀上一按。

    方貴只覺一道柔和暖氣自肩頭流進了體內,飛快的一轉,還未反應過來,便已離身。

    “咦……”

    傳功長老試探了一下方貴的底子,表情卻是微微一愕,有些詫異的看著他。

    方貴也不知他看出了什么,愣愣的坐著,那長老似乎有些難言之隱,但過了半晌,卻是什么也沒有說,只是輕輕搖了搖頭,然后向著守在了殿門口的執事道:“方貴執薦信而來,身家清白,該入我太白門下修行,你這便喚阿苦過來,讓他帶了方貴去造冊入門吧!”

    門口的執事長老有些不解,但也并未多問,揮袖打出了一道飛劍。

    過不多時,只見得殿外山腳之下,一道歪歪斜斜的劍光飛上了山來。

    劍光本就飛的不穩,還沒有停下,卻忽從旁邊林里沖出來了一只受驚的烏鴉,直嚇的他險些一頭撞在殿門上,手忙腳亂的停在了殿前,從飛劍之上滾落下來了一個中等身材,生了一對倒八眉的男子,讓人瞧著便是一臉苦相,他險些丟了大丑,一臉羞愧的收了飛劍。

    快步進了大殿來,向著傳功長老和兩位執事行禮,頭也不敢抬起來。

    傳功長老與兩位執事皺了皺眉,似乎是見得慣了,倒也沒有叱責他失禮,便指著方貴,簡單說了兩句,就讓這名喚阿苦的弟子帶了他去造冊入門,領取仙門衣袍與修行典藉,還說讓阿苦給方貴講解入門規矩,安排住宿等等,方貴自是一一答應,然后跟著那弟子去了。

    等他們二人離了道殿,門口執事才好奇開口:“既是嶺南胡家推薦過來的,想是資質不差,便是看她面子,也該將這小兒安排在青溪谷修行才是,長老為何要將他放在烏山谷?”

    傳功長老也是皺起了眉頭,道:“我本意也是將他放在青溪谷,不過查看過了這小兒血脈之后,才改變了主意。真是稀奇,我初見這小兒,還以為他天生內息強盛,資質極佳,再加上身份來歷不俗,想必是棵好苗子,卻沒想一經試探,便發現他那強盛內息,只不過是一股還沒有完全化開的藥力,自身的血脈,更是枯竭的厲害,倒像是個年邁老人也似……”

    那執事微微一怔:“為何會這樣?”

    傳功長老搖了搖頭,道:“這便不知了,胡秀前輩的書信里,也只說讓我們收下這小兒,引他走上修行之路,并未說特別關照,便只當他是普通弟子好了,看他這身懷隱疾模樣,便是再如何修行,能像凡人一樣活個數十載就不錯了,這輩子是注定筑基無望的,將他放在青溪谷,雖然資源多,造化多,但風險也大,以他這底子,是斷不可能撐得過去的!”

    執事這才明白了傳功長老的用意,便也不再多說什么。

    只是心下卻覺得有些稀奇,修行界里,一些故友舊知發現了一些好苗子,推薦到仙門里面來修行,倒是常有的事,只是這位胡秀前輩,為何巴巴的將一個沒前程的送到太白門下來?

    養老么?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九天》之 第十一章 薦入仙門是作者黑山老鬼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九天》之 第十一章 薦入仙門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九天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黑山老鬼寫的《九天》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說《九天》之 第十一章 薦入仙門是作者黑山老鬼嘔心瀝血傾情打造! 本站小說《九天》之 第十一章 薦入仙門為轉載作品,全部章節皆來自于熱心網友友友們親力上傳, 轉載至此也僅僅只是為了更多的宣傳九天讓更多愛閱者們能喜歡和欣賞此書。 如果你喜歡黑山老鬼寫的《九天》txt電子書請購買正版閱讀。
九天最新章節- 九天全文閱讀- 九天txt下載- 九天無彈窗廣告- 好看的武俠修真小說排行榜完本


閱讀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 第十一章 薦入仙門】章節頁面至您的收藏夾;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九天】小說章節目錄,按 ←鍵 回到上一章頁面,按 →鍵 進入下一章頁面。

《九天》書迷評論

  • 近戰至尊最新章節

        五大皇朝,宗門林立。
        旋寒,一介天才,本成丹師,卻遇毒手,淪落廢柴。
        但,機緣巧合,掌萬千斗訣,修近戰武技,從此改變命運。
        在眾人眼里,他乃身份成謎,實力難測的英俊貴少,但認識他的人,無一不后怕他雁過留毛,天高三尺的痞子性格!
        一路上,眾女曖昧,加官進爵,謀權奪位,縱橫天下。
        性格上,本皇不死,必改天命,我欲求魔,焚天毀地!
        【Ps:求收藏,鮮花,各色票票^_^】

  • 霸道總裁的獨寵嬌妻最新章節

        情人節那天,周曼純被交往三年的初戀男友劈腿。這還不是最慘的,最慘的是她遇見了靳北森。靳北森帥氣,多金,是A市最年輕最狠厲的黃金單身漢,一夜淪陷后,周曼純就成了他的地下情人。眼看為期一月的契約時間就要到了,某男坐不住了,問她要孩子。周曼純猶如聽著一個天大的笑話,當初,他可沒說要讓她給他生個孩子的,怎么能忽然多出個附加條款!“抱歉,靳總,我吃了毓婷,你的兒子,恐怕已經死了。”“沒事,不急,還有最后三天。”他溫柔的靠近她,用最后三天的時間將她吃干抹凈。分開后,兩人誰也不認識誰。直到周曼純挽著另一個男子的手與靳北森擦肩,他才笑著說:“睡了我一個月,現在想裝作不認識了?”

  • 極品悍妃:王爺好兇猛最新章節

        她眼看就要成為一個靠自己努力走上小康路的成功女性了,卻在一覺醒來后徹底變了,不僅自己變成了另外一個人,還壓了個個衣衫不整的美男。據說那還是她的準小叔子。rnrn她徹底傻眼。rnrn再次相遇,她從他的準嫂子變成了他的準王妃,好吧,著別人的地盤就得聽別人的,既然回不去,那嫁就嫁吧,況且對方長得不錯還有錢。rnrn可當她開始放下防備付出真情的時候,這一切卻又變成了一場博弈,迷局之中她只不過是一顆棋子,所謂的情到深處,也不過是他導演的一場無情騙局。rnrn這一次,她開始郁悶了。rn

  • 我的女鬼老婆最新章節

        人在這年頭不遇上幾個賤婊和渣男都對不起這個社會了,我就那么巧得撞破了賤婊的奸情,結果被暴打一頓,又遇到了一系列讓我毛骨悚然的事情……而我的生活,就這樣被徹底改變了。

  • 流氓小僧最新章節

        傳奇殺手出家三年,再次歸來竟為人夫!美女,金錢,權勢,接踵而來,正所謂:酒肉穿腸過,佛主心中留,且看林小凡如何在這紅塵之中瀟灑走一回。

  • 郡主有令:爺,快躺好最新章節

        身為高級雇傭兵的她偶然穿越,居然穿到一個毀容郡主身上?嗯……這丫頭雖然性格懦弱,一手音攻倒是爐火純青,這點她很滿意!至于這丑顏?且看她show一手刺青技藝,亮瞎眾人!一不小心就招惹了各色美男,她只好流著哈喇子暗中觀察。暖心兄長,傲嬌皇子,邪媚盜神,清潤太子……等等,死傲嬌,本郡主看美男呢,你滾一邊去!

  • 先婚后愛:總裁別太猛最新章節

        一夜歡愉,為的不過是救出自己的父親,寧寒煙在男友和路巍兩者中搖擺。路巍,這個城市當中最有財富和權勢的男人,是一直覬覦寧寒煙,還是另有陰謀?“好了!你的承諾做到了,我也如期履行,我們該分開了!”“敢從我的床上下去,你試試!”寧寒煙試了很多方法,終于逃脫總裁的魔掌。不過,一段時間之后,路巍又纏了上來。“聽說你懷孕了?”“你的消息是對的,但是,孩子不是你的!”

  • 掰彎直男的正確姿勢最新章節

        校內校外甜寵歡脫掰彎直男追妻的正確姿勢。rn希望能在這個冬天溫暖到你們。

  • 花都戰兵最新章節

        ★精華簡介★昔日的傭兵之王張幼斌歸隱都市,他先是在酒吧應聘服務生,泡走了極品美女老板娘,隨后又騙得漂亮女警花的芳心,絕色女殺手、俏麗艷寡婦

  • 深閨詭事:暮嫁小妝娘最新章節

        葉惠心,女神級化妝品銷售員,一朝魂穿,竟穿到了古代的冥婚洞房。在她還沒搞清楚狀況的時候,又忽然飄出一個自稱是她鬼夫的家伙,上來就對她一通品頭論足,指手畫腳。最不能忍的是,這家伙居然敢說她丑!為了盡早擺脫鬼夫,葉惠心只好答應助他查出死因,卻不料,因此而卷入兩家嫡庶之爭,奪權之戰。更令她頭疼的是,自家的嫡長姐還屢屢給她下毒,幸好一個百毒不侵的金手指傍身,什么鴆酒,烏頭,鶴頂紅,老娘只當漱口水。

  • 大道古今相最新章節

        一代守護者財仙王,為了保護諸天萬界的子民,布局無上,耗費巨大的代價將自己的對手困住,以求永久的和平。
        跨越了時空的限制,他順著一次惡魔召喚來到了一片曾經布局的大陸,但是滄海桑田,如今的他已經沒有了逆轉時空的力量,只能逐步下棋,找回當年的后手。
        且看一代仙王,能否再回巔峰,時空流轉,大道反復,能否重現當年光輝?

  • 九零后天師最新章節

        世人只知《魯班書》,卻不知《公輸冊》造化之術,一脈相傳。一代天師踏入凡塵,攪動萬里風云!

  • 脈術神座最新章節

        大地深處有礦脈,礦之精華為‘礦精’,其能曲折周圍空間,為何力?——源力!
        修煉者們正是掌控了這種源力,才變成強大起來,這種源力,也可以說是萬物之本源,掌控了源力,就掌控了萬物,呼風喚雨,招雷馭電就變得輕而易舉。
        物質可以無限小的分解下去,可源力最終的形態又是什么?
        掌握物質本源之后,修煉下去的最終的境界又是什么?
        修煉是沒有上限的,在上之上,還有其上……
        《本小說因果因緣寫法,前后呼應極為強烈,一小細節也是后面宏大事件的開端,務必細看,否則到最后的‘果’看不懂了,又要翻篇重新查找‘因’了》

  • 邪氣逼人最新章節

        拯救這個世界的只能是正義使者?
        不,
        救助萬民于水火之中的,還可以是邪派人士,
        而且還是很邪的呦~

  • 都市混小子最新章節

        農村少年周楓,只想過安穩的日子,但是命運偏偏不允許,看他如何玩轉都市……

  • 不朽戰尊最新章節

        亙古不滅,萬古不朽!吾若成神天下無魔,吾若成魔天下無神!

  • 天降萌寶:爹地快到碗里來最新章節

        “駱少,小少爺給少夫人辦了相親會。”“臭小子,親爹還沒死,他就敢明目張膽的找后爹?”駱驍擰眉。“小少爺說,您已出局,少夫人需要第二春。”“少夫人的一二三四春,不管什么春,都只能是我駱驍的。”駱驍霸氣宣誓。“去,清理會場,敢去的男人打斷腿,然后再給本少找一套最帥的西服。”“駱少您這是要……”“跟你家少夫人相親。”

  • 極道御靈小仙尊最新章節

        本是無憂無慮的高中少女月梓桐,一次夢中進入御靈界,從此踏上尋仙問道的征途。開靈脈,塑靈根,契神器,收靈獸,煉金丹……都是為了殺魘妖!殺魘妖!殺魘妖!重要的事情說三遍!三界守則是什么?規則都是可以改的!七重秘境不好闖?那是給旁人設的門檻!九大靈域都有仙?老娘自己就能成仙!上趕著來的白蓮花?老娘讓你變成豆腐渣!只是什么

    本章內容提要:
    ...    “嶺南胡家薦過來人在何處?”     太白宗兩位守門的當值弟子判斷的不錯,這一輛馬車里面坐著的,果然不是普通人。     在那一封用名貴木盒裝著的薦書送進了門中執事手里之后,仙門的大人物們很快便有了反應,三道身影大袖飄飄,自山上飛掠了下來,他們看得清楚,心里也是微驚。     來的居然是兩位執事以及傳功閣的大長老柳......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

城市猎人电子游戏
pk106码选号技巧 内蒙古11选5 安徽体彩十一选五 陕西11选5任意基本 gta5挂机赚钱 2017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公告 上海11选5走势 聚宝鹏微信退出后还能赚钱吗 福建11选5 河北11选5开奖结果 股票融资是什么意思啊 11选5那个计划软件好 山西11选5 炸金花玩法 体育彩票开奖时间 广西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