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梦阳实在是耗不过李鐩。

    成化八年便中进士的李鐩,有近四十年的宦海经历,比起李梦阳这样的“毛头小伙”为人处世的经验丰富多了,?#27604;徊换?#32473;李梦阳等朝中清流当枪使。

    李梦阳在李鐩这里软磨硬泡半天,最后却无功而返,不由非常懊恼。

    到底李梦阳是来劝说李鐩帮忙,李鐩并非是李梦阳的下属,反而还是他的顶头上司,况且李鐩并没有明确拿出一种拒绝的态度,使?#32654;?#26790;阳挑不出李鐩丝毫毛病来。

    等李梦阳出来时,心里还在想:“都说这位李尚书跟沈之厚关系亲近,现在看来有一定道理,这是找错人选了啊!”

    实在没办法,李梦阳只能再?#20843;?#36884;,先去求见朝中几位德高望重的老臣,随后才带着几个人往沈府门前去了,似乎也要加入到静坐抗议的?#28216;櫓小?br />
    ……

    ……

    朝中一些年轻官员,特别是?#20999;?#24868;青,基本都在抗议沈溪身兼两部尚书。

    不过也有一批人保持沉默,这些人多受沈溪心学思想影响,在翰林院中独树一帜,谢迁的儿子?#22238;?#20415;是其中代表。

    别人去沈溪府门前静坐抗议,而?#22238;?#21017;早早便回到家,当天翰林院因为这件事处于停摆状态,?#22238;?#20415;到?#30422;?#30340;书房里看书。

    谢迁从文渊阁返回他位于长?#27493;?#23567;院的路上,已有多人跟他说过朝中官?#27604;?#27784;府抗议沈溪身兼两职的事情,因何鉴致仕,谢迁心情不太好,再者他?#32422;?#20316;为文官旗帜,?#25442;嶙越?#36523;份加入到抗议行列中去,也尽可能不参与。

    由于频繁有人上门造访,不厌其烦的谢迁终于忍受不了,决定回家暂避,结果回到府?#26657;战?#20070;房就见到?#22238;?#27491;在书桌前苦读。

    “为何这么早就回来了?”

    谢迁见到儿子,语气有些冷漠,大概意思是别人都跑去抗议了,你为何在这里泰然自若读书?

    ?#22238;?#25918;下书卷,起身向谢迁行礼后,回道:“?#30422;祝?#20170;日翰苑中出了一点事,便早些回来,在?#30422;?#30340;书房读书,希望能增长见闻。”

    ?#22238;?#27809;说关于抗议的事情,但他明白谢迁不可能不知道,?#30422;?#20316;为内阁首辅,很可能是这件事的幕后黑手,而他也知道谢迁跟沈溪之间的矛盾,所以?#25442;?#36152;然在?#30422;?#38754;前提沈溪的名字。

    ?#22238;?#31639;是学聪明了,他知道但凡在谢迁面前提及沈溪,都会引起?#30422;?#30340;不悦。

    谢迁道:“为父听闻,今天翰苑有士子闹事,成群结队去沈府门前求见,请求沈之厚主动上疏向陛下推辞任命,回归兵部尚书之位……这件事你知道吧?”

    ?#29240;?#36947;。”

    ?#22238;?#20302;下头回道,“?#20999;?#20154;还让孩儿一起去,孩儿不想参与,拒绝后便回?#32431;?#20070;了。”

    谢迁皱眉:“你为何不去?难道你不认为沈之厚身兼吏部和兵部两部尚书,有失体统吗?”

    ?#22238;?#22238;道:“以沈先生的能力,身兼两职并不为过,可能外界的反应稍微大了些……孩儿?#30343;?#35828;此事成体?#24120;?#32780;是因为何尚书突然致仕,总需要有人出来担当,以沈先生的功勋,迁吏部尚书本属情理中的事情,至于兵部那边他可以暂时兼任,之后自?#25442;?#26377;人接替。”

    尽管?#22238;?#20570;出了解?#20572;?#34920;明?#32422;?#23646;于“中立派?#20445;?#21364;得不到谢迁的认同。谢迁有些恼火地?#23454;潰骸?#33509;是陛下不依不饶,让沈之厚一直身兼两部尚书之职,你觉得当如何?”

    ?#22238;?#24819;了下,然后?#23454;潰骸案盖?#24076;望孩儿也加入到?#20999;?#20154;?#26657;?#21435;沈家抗议吗?若孩儿去的话,就表明了?#30422;?#24744;的政治倾向,怕是对我?#20999;?#23478;以及沈家都不利吧?”

    在这件事上,?#30343;?#29238;子的态度大相径庭。

    谢迁虽然觉?#32654;?#26790;阳等?#35828;?#34892;为有些鲁莽,但到?#23376;?#24314;设性,完全是出于对朝廷的忠心,回过头?#32431;?#21040;儿子这么淡然,便觉得儿子因为对沈溪学问的痴迷,而把道义礼法全都放到一边,这在他看来是相当危险的思想。

    谢迁道:“为父如何态度不打紧,但切记不可乱纲纪礼法,沈之厚身兼两部尚书,就是乱大明纲纪,你身为朝臣,应该明白这件事的严重性,一旦开此先河,?#19988;?#21518;朝中官?#27604;?#20813;,就形同儿戏,哪怕现在不能去跟陛下请命,也应该未雨绸缪,做出一些必要的反应,让某些人知难而退!”

    谢迁教训得很不?#25512;?#25972;个人处于一种愤怒的状态,但底气却有所不足。

    说到底,他无法理直气?#22330;?#20320;跟皇帝请旨不成,无法犯颜直谏,却去为难当事人,这根本就是蛮不讲理。

    ?#22238;?#20302;着头,虽?#24187;?#20986;言反对,却?#35009;?#21150;法接受谢迁的观点,更好像是在跟?#30422;字?#27668;。

    看到?#22238;?#19968;副受气包的模样,谢迁忽然意识到?#32422;?#21487;能在用一种错误的方式教育儿子,无法起到为人父的表率作用,又道:

    “你既然不?#20808;ィ?#36825;件事便作罢,不过你不能直接回家?#32431;?#20070;,至少应该留在翰?#36820;?#24046;,哪怕旁人都不在,你也要留下,没人督促你就不能办事了吗?”

    “孩儿谨记?#30422;?#25945;诲。”这次?#22238;?#34892;礼后应了一声。

    谢迁叹了口气,道:?#25034;?#24819;到事情会演变到这地步,不过也好,事情总归?#25442;?#20986;?#35009;创?#30340;差池,沈府到底?#30343;?#35961;房。”

    ?#22238;?#27809;去评价谢迁的话,恭敬地道:“那孩儿告退了。”

    谢迁不?#22836;?#22320;挥挥手,让?#22238;?#36864;下。

    ?#22238;?#31163;开书房后,谢迁有些失望自言自语:“之厚那小子,怎会让我谢家人中了他的毒?以中这孩子本来还算听话,而且守规矩,都是那小子让我谢家人变了心思,他在朝中荼毒年轻后辈,实在罪不容赦!”

    在谢迁看来,评价孩子的标准,?#30343;?#19979;是否听话,又是否守规矩,觉得后辈的表现简直不可理喻。

    但恰恰这些在他看来无法理解的后辈,正在悄无声息地改变大明,让大明社会逐渐进步,而这一切的主导者,就是那个他轻视的沈溪。

    许多?#39029;?#37117;觉得?#32422;?#30340;孩子叛逆,不按照?#32422;?#30340;规划行事,简直是一无是处,但恰恰是这些无视权威敢于质疑一切的孩子,推动了世界的发展,反而是?#20999;?#22240;循守旧的孩子,让社会变得停滞不?#21834;?br />
    ……

    ……

    谢迁并不担心沈家门前?#20999;?#23448;员安全方面会出问题,因为他回来时派?#35828;?#26597;过,沈溪没有动粗的迹象,而?#20999;?#21435;请愿?#36884;?#22352;的官员?#35009;?#20570;出?#35009;?#22833;格的事情,?#30343;且?#36215;一些路?#35828;?#22260;观,没带来太大的危机。

    一直?#20013;?#21040;黄昏时分,谢迁都觉得一切正常,但就在这时候发生了一件很大的事情。

    那就是朱厚照醒来了。

    朱厚照睡醒后,本来?#30343;裁矗?#20294;问题是现在开始有人在朱厚照面前告状,这个人就是刚回到京城,希望在朱厚照面前有所表现的张苑。

    张苑假借来跟朱厚照汇报积压奏疏的事情,趁机告知朱厚照当天很多人去沈家门前静坐抗议的事情。

    而张苑给这件事的定性,就是这群人去沈家“闹事”。

    朱厚照听到后怒从心头起,瞪着红通通的眼睛喝道:?#20843;?#36825;?#21019;?#32966;子,他们有本事,为何不到豹房和皇宫闹?昨天没见有人在朕面前说三道四,今天居然跑到沈府门前闹?活腻歪了这些人!”

    小拧子和江彬都在?#21592;擼?#33267;少二人?#25442;?#21435;说这种事,张苑故意把矛盾挑起来,好像这对其非常有利一样。

    张苑心中?#38901;?#19981;已,好像终于找到一个突破口似的,主动请示道:“陛下,那该如何解决此事?”

    朱厚照道:“还能如何?派人去把?#20999;?#20154;赶走,再严令,若谁再去闹事的话,一概下狱,朕要让他们知道这天下到底谁在做主!”

    张苑为难地道:“陛下,就怕?#20999;?#20154;不听啊,沈大人今日非常克制,到现在都没闹出任何事端,不过围观的百姓却越来越多,好像民间也开始议论这件事,其中有些话?#21592;?#19979;大不敬。”

    朱厚照怒火更甚:“?#20999;?#30334;姓懂?#35009;矗?#20182;们能分得清善恶对错吗?”

    ?#26049;返潰骸?#19981;需要分辨啊,他们会觉得,那么多人去闹事,一定是沈大人做错了。哪边人多,?#36879;?#21548;哪边的,百姓随众心理很强的……”

    “真是岂有此理!”

    朱厚照一巴?#23110;?#22312;桌子上,声音异常响亮,让整个寝殿瞬间安静下来。

    过了好?#25442;?#20799;,朱厚照终于缓过神来,道:?#29240;?#25509;派人去,若谁不肯?#22836;?#30340;话,当场下狱……抓几个人,杀鸡儆猴,?#32431;?#21097;下的谁还敢闹腾!?#36879;?#20182;们说,谁想闹的话,一概到皇宫去闹,一哭二闹三上吊,朕倒要?#32431;?#20182;们有多大本事。”

    ?#26049;返潰骸?#38491;下,是老奴去吗?”

    ?#23433;皇?#20320;去谁去?你是司礼监掌印,兼管厂卫……让钱宁跟你一起!”朱厚照命令道。

    因为朱厚?#25214;?#32463;许久没提过钱宁的名字,此时这个锦衣卫?#23500;?#20351;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在皇帝面前不显山不?#31471;?#20102;,这位之前可是皇帝跟前的红人。

    张苑恭敬行礼:“老奴领命,到时候若谁不听,老奴会将他们打入大?#21361;?#22909;好拷问到底是谁在幕后指使。”

    “还能有谁?”

    朱厚照生气地道,“就是朝中?#20999;?#39037;固的老?#19968;錚?#27604;如说谢老头,昨日朝会的时候就他一个劲儿在跟朕说话,反对这个反?#38405;?#20010;的,今天他知道没法来豹房纳谏,就?#25165;?#36825;么一出,看来他已?#19979;?#26127;聩,?#30343;?#21512;再在朝中做事!必须尽快让他退下来,换个人接替首辅的位置!”

    关于谢迁是否致?#35828;?#38382;题,张苑不甚清楚,那不归他管,不过他?#21448;?#21402;照的话中明白一个道理,皇帝对沈溪的信?#26410;?#36807;朝中任?#25105;幻?#26397;臣,谢迁就算是首辅也?#25442;?#24471;到皇帝的支持,更多的是一个象征性的存在。

    ?#26049;返?#21040;御旨出来,马上将钱宁叫来,嘱咐到沈家门口抓?#35828;?#20107;情。

    钱宁已失去圣宠多日,此时正惶惶不安,听闻刚回朝的司礼监掌印召唤,?#27604;?#35201;赶紧前去巴结。

    ?#21834;?#24352;公公,您得陛下口?#20572;?#38491;下是说如何维?#31181;?#24207;?是抓一两个人杀一儆百么?”钱宁试?#38477;匚实饋?br />
    ?#26049;返潰骸澳切?#20154;都是朝中官员,你捉拿哪一个,旁人能就此罢休?到时候他们再一闹,那整个京城不就乱套了?”

    钱宁眨眨眼,而后?#23454;潰骸?#24744;老的意思是……”

    “全都捉拿,既然?#30343;?#30456;,就一个不留。在刘瑾之后这群人以为?#32422;?#21487;以无法无天了,这次就让他们知道,得罪沈大?#35828;?#21518;果!”张苑恶狠狠地说道。

    钱宁心里疑惑,这位张公公几时开?#21450;?#27784;大人说话了?这二人?#30343;?#24212;该势成水火吗?

    张苑见钱宁在那儿发愣,不由骂道:“杵在那里跟个木头一般作何?还不快去调拨人手?记得多点一些人马,如果?#26032;?#27665;想闹事,一并捉拿下狱。”

    钱宁道:“拿到人后,直接送往锦衣卫诏狱,对吧?”

    按照钱宁的意思,到底是送诏狱还是送三司衙门牢房,是问题的关键。

    诏狱意味着嫌犯都是皇帝亲自下诏定罪,出手可以不分轻重;如果是三司衙门,则最多是走个过场,毕竟朝中官官相护,此番牵涉的人太多,很可能最后的结果便是法不责众,此时得罪人就没必要了。

    张苑尖声道:“?#21149;?#20154;拿下,往哪儿?#20572;比?#35201;问问沈大?#35828;?#24847;思……不过诏狱最好别轻易送进去,否则不好收场。就往刑部或者大理寺牢房?#20572;?#32473;他们找点儿麻?#33251;纯桑?#26368;?#33804;?#35874;于?#20146;约?#20146;自审理!”

    钱宁苦笑一下,就在他还想说?#35009;?#26102;,张苑已气势汹汹往门口去了,边走边甩下一句话:“再不去,抓不到?#35828;幕埃?#21487;别说功劳没了。”

    “这算?#35009;?#21151;?#20572;俊?#38065;宁追过去?#23454;饋?br />
    “这就看你是否有眼力劲儿了。”

    张苑似笑?#20999;?#22320;看了钱宁一眼,小声解释道,“把事情办好了,不但得沈大人赏识,还能让陛下看重……你以为陛下想轻饶?#20999;?#38393;事的官员?#24656;皇?#38491;下不愿说出口罢了,作为陛下身边近臣,岂能没有这层觉悟?”

    钱宁重重点头:?#25034;?#30333;了,还是张公公您了解陛下心态。”

    张苑人已经出了豹?#30475;?#38376;,此时钱宁点的四百名锦衣卫?#35328;?#22823;门外整齐列队。

    张苑非常满意,点头继续:“很好,过去跟他们说明白了,今天去了后不用废话,直接拿人就是,管他几品官,先拿进牢房里再说。”

    钱宁道:“万一那位沈大人出面阻拦该当如何?”

    “这个……”

    张苑想了下,摇?#36820;潰八?#20986;来一样要拿人,这次就是专门表演给他看的,若他想阻拦,就说这是陛下御旨……这本来就是陛下金口玉言,跟?#20999;?#24403;官的也这么说,陛下让拿人,谁敢?#32431;?#23601;不用?#25512;?#20102;。”

    “难道可以格杀勿论?”钱宁再问。

    张苑斜着打量钱宁一眼,揶揄道:“你还真?#35328;?#23478;当刘瑾了?”

    ……

    ……

    一行四百名锦衣卫组成的人马,浩?#39057;?#33633;往沈家方向开去,光这一路上便已很扰民。

    终于抵达沈府门前,此时这里就像是开堂会一般,数以千计的百姓围观,虽然有顺天府的人帮忙维?#31181;?#24207;,但始终杯水车薪,这会儿?#20999;?#38745;坐的官员有的已耐不住性子,站起身慷慨激昂地发表演说,好像要发动所有官员强行冲击沈府的意思。

    “官兵来了!”

    百姓中突然有人高呼起来。

    马上有人说:“哪里是?#35009;?#23448;兵,来的是锦衣卫!这下要出大事了!”

    百姓虽然围观的很多,但都不敢惹事,随着锦衣卫到来,大部分紧忙避开,而?#20999;?#23448;员则不同,觉得?#32422;?#26681;本不用担心?#35009;?#38182;衣卫。

    所谓行得正坐得?#20445;?#22823;概说的就是眼前这群?#35828;?#24515;态。

    不过来者就是专门针对他们来的,等发现锦衣卫直接冲上前拿人时,再想反应已经来不及了。

    “作何?谁敢对本官无礼?放开!”有人被双手反剪,整个人按倒在地上。

    随即更多的官员被拿下!

    这群?#35828;?#24213;都是文弱书生,面对作为天子亲军的锦衣卫,他们缺乏抗争的底气,而且这次来的锦衣卫数量太多,一群锦衣卫?#20384;矗?#20182;们毫无招架之力。

    张苑走上前,嗓音尖利:?#20843;?#20877;于此处闹事,跟他们的下场一样,这些人全都要下狱?#39318;錚?#35841;敢围观?”

    目光所及,?#20999;?#30334;姓匆忙避退,有的直接跑了,而此时锦衣卫?#35328;?#39034;天府衙差的帮助下清场,不多时便把人全都赶走,以李梦阳为代表的静坐官员,此时全都被拿下。

    ?#20843;?#32473;你们的胆子?”

    李梦阳叫嚣得最响亮,毕竟之?#20843;?#26366;先后弹劾张鹤龄、?#21467;?#40836;和刘瑾,坐牢的经验最丰富,就算他官职?#30343;?#24456;高,却有资格代表朝中清流说?#21834;?br />
    张苑走过去:“是陛下给的胆子,这?#33267;抗?#19981;够?敢到朝中重?#20960;?#38376;前闹事,你?#19988;?#20026;当官的就可?#38405;?#26080;法纪?”

    李梦阳大声反?#25285;骸八?#35828;这是来闹事?不过是来找沈尚书论理,?#20843;?#24748;崖?#31456;懟!?br />
    张苑冷笑不已:“管你们说破天,?#35009;?#35265;你们进去找沈大人,反倒在这里聚拢一群乱民,若不及早来驱散的话,京城出了状况,责任谁能承担得起?把人拿下!”

    钱宁从人群里走了出来,到张苑跟前?#23454;潰骸罢?#20844;公,现在该定下,到底押到哪个牢房了吧?”

    ?#26049;返潰骸八?#21435;大理寺!你直接跟大理寺的人说,这些是钦命要犯,需要等陛下派人来审问,让他们不得随意放人,?#27604;?#20063;不能严刑拷打,一切要等陛下御旨!”

    “?#35009;矗?#20320;还想刑讯逼供?”

    李梦阳听到这话,突然感觉?#33251;?#21457;凉。

    之?#20843;?#21442;劾外戚张氏兄弟的时候,便遭受了非?#35828;恼?#30952;,好在刘健、李东阳等阁臣搭救,弘治皇帝下旨赦免,才算捡回一条命。

    后来在参劾刘瑾时,他一直回避和遮掩,就在于他明白?#25442;?#23448;报复有多可怕,既做了有意义的事情又不敢明着?#21467;錚?#31639;是迂回救国,不过他的软弱导致很多人受牵连下狱重刑,暴毙狱?#23567;?br />
    李梦阳既是勇敢的出头者,也是懦夫,?#30343;?#22312;刘瑾倒台后才被人捧到高处。

    张苑冷哼一声,道:“暂时不?#38405;?#20204;用刑,但接下来怎么?#22836;?#20320;们,?#24378;?#23601;说不准了。把人拿下,送大理寺!”

    ……

    ……

    张苑感觉?#32422;?#21448;风光了一把,比之当初的刘瑾也差不了多少,想谁下狱谁就下狱,而且连牢房都可以随意挑选。

    在这种威风心理作祟下,张苑全然不顾之?#29240;?#21402;照的?#24895;潰?#20182;到底还算?#24515;?#23376;,因为朱厚照对这些人愤恨不已,他早就想好对策:“若是陛下问责,我就说这群人?#32431;梗?#19968;次全拿下才好免除后?#36857;?#21040;时候陛下也说不了?#35009;礎!?br />
    想到这里,他不由打量沈家大门,那是他想进又不太?#21307;?#30340;地方,因为尚未天黑,若是入内有可能会被沈家故人看到,而?#21307;?#21435;见到沈溪,他也不太好交待眼前扣押抗议官员的事情。

    不过这会儿,沈溪已经得知情况,朱鸿将外面的消息源源不断传报进来。

    ?#21834;?#24352;公公带着锦衣卫前来,说是奉御旨将外面的人一并拿下,送入大理寺牢房,交有司处理。”朱鸿道。

    沈溪点?#35828;?#22836;:“陛下倒是会做出如此?#25165;牛?#20294;?#25442;?#20570;得如?#21496;?#32477;,应该是张苑自作主张。”

    朱鸿不太明白沈溪这番话是?#35009;?#24847;思,也不?#39029;?#35328;质疑,沈溪想了想?#23454;潰骸罢?#33489;没来求见?”

    朱鸿道:?#32610;?#20844;公跟锦衣卫的人都在外面,暂时没有登门拜访的意思,是否派人去请他进来?”

    “不用请,他自会前来。”沈溪道,“如果他这么走了,等于是给?#32422;?#25307;惹了个大麻?#24120;?#20808;等着吧。总归这是宫里人做出的事情,跟我无关,就算回?#32321;?#20154;怪罪,至少陛下跟谢阁老无法迁怒于我!”

    朱鸿?#23454;潰骸?#37027;小?#35828;?#22914;何?”

    沈溪道:“你去外面等着,就当?#35009;?#37117;没看到,之后张苑若要进来,带他来便可。”

    “是!”

    朱鸿领命而去。

    朱鸿走后不到?#28151;?#39321;工夫,果然又折返回来,这次他带了张苑一起,张苑?#25112;?#20070;房门便道:“沈大人,您今天可真是泰然处之,外面那么多人来找麻?#24120;?#24744;都不生气?”

    连招呼都没打,直?#27704;?#36825;么一句,大概意思是说他已经替沈溪做主,把问题给圆满解决了。

    沈溪没有起身迎接,?#30343;?#25260;头看向?#26049;返潰骸?#37027;你假传圣旨,把人捉?#33804;?#29425;,?#19978;?#22909;回去后如何跟陛下交待?”

    听到这话,张苑的脸色变得有些?#24597;遙?#36947;:“沈大人,您……您可别乱说,咱家可没做出违背陛下御旨的事情,您这是诬赖好人……”

    沈溪道:“怎么,张公公现在就想跟本官打马虎眼了?”

    张苑脸色变得很难看,此番回到京城,无论他后续存在何等想法,至少眼?#20843;?#24517;须要跟沈溪站在一起,而且要听?#30001;?#28330;的?#24895;?#21150;事。

    他明白很多事难以隐瞒,当下黑着脸说道:“这?#30343;?#20026;沈大人您解决麻烦么?而且陛下的确下令,把挑事的人给抓起来,现在不过多抓了几个……沈大人?#25442;?#26159;想回头告咱家的状吧?”

    沈溪道:“你怎么做,我不想干涉,不过这件事却是在给我脸上抹黑……你张公公的意图是?#35009;矗?#35753;天下人都说我沈某人不近人情,将?#20999;?#26469;劝谏的官员给捉?#33804;?#29425;,然后拿我跟刘瑾作比?”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寒门状元》之 第二三五〇章 法办是作者天子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寒门状元》之 第二三五〇章 法办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27493;?#20165;?#30343;?#20026;了更多的宣传寒门状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19981;?#21644;欣赏此书, 如果你?#19981;?#22825;子写的《寒门状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寒门状元》之 第二三五〇章 法办是作者天子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寒门状元》之 第二三五〇章 法办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27493;?#20165;?#30343;?#20026;了更多的宣传寒门状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19981;?#21644;欣赏此书。 如果你?#19981;?#22825;子写的《寒门状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寒门状元最新章节- 寒门状元全文阅读- 寒门状元txt下载- 寒门状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穿越重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21834;?第二三五〇章 法办】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26657;话?回车[Enter]键 返回【寒门状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寒门状元》书迷评论

  • 吃货少董的污神爱妻最新章节

        因一场失?#25285;?#22905;在公司里面颜面扫地。因一场失?#25285;?#22905;开始命犯?#19968;ā!?#22799;絮,一起吃个饭吧?”男同事邀约。“小姐,要搭顺风?#24503;穡俊?#19968;?#23613;?#20986;租车’停在夏絮的身边。好心救了一醉?#28023;?#20182;却相当皮?#25285;骸白?#26202;的事情,我记不清楚了,在我没想起来之前,我就住你这里了,谁知道你昨晚有没有对我霸王硬上弓。?#27605;?#32110;黑着?#24120;?#30631;着那张确实不赖的男儿?#24120;骸?#22312;我这里,上,?#30343;?#20010;方?#24187;剩 薄?#26377;时候,上是个动?#21097; ?#37257;汉回答完,躺回床上继续睡觉了。于是一个失恋女和一个‘厚脸皮’的男人就过起了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同居’生活……

  • ?#27835;?#20266;装者最新章节

        降生身体内潜伏着两大?#27835;?#32780;不自知,却一心一意想去天地间寻找奇虫异兽,他要获取灵兽灵根,成为高级“拟态者?#20445;?#20063;就是独一无二的?#27835;?#20266;装者。?#26088;?#35206;身,杀气盈野,尸横遍地,血流成河。看他如?#25105;?#20853;突起,摆?#21387;治?#25484;控,反转人生,横扫天下!成为天地间绝无仅有的一个,特殊的一个!无数的谜团让我们解析,无尽的风采让我们领略,无敌的人生伴我成长!

  • <P><FONT color=#a2a2a2&gt最新章节

        嗯...这是一系列的短篇小说  希望大家可以给我一点意见
        无理娘子
        ?#29992;?#30007;女
        四方集团
        圣女杀手
        暗影集团
        蓝想漫步
        银海之星

  • 江山似锦最新章节

        凤羽:她是将军之女,聪慧无双,乱世中无法安生立命,唯有戴着面具,与权势?#20998;?#26007;勇。
        方?#25226;櫻?#20182;是别国质子,睿智无双,乱世之中无法独善其身,为求?#30343;?#23433;虞,拼尽余生走向权利的巅峰。
        他说:凤羽,命运是公平的,它给了你?#38498;?#30340;地位和身份,必?#25442;?#32473;与你同等的历练与考验。出生?#39318;澹?#33509;是想要活下来,就要掌握无上的权利,连?#29420;?#21629;运都不?#24066;懟?#20320;看当年,我明明都在凤国好生生活了,却还是被逼着走向了这里,可是,凤羽,我依然?#34892;幻?#36816;,因为命运让我们相遇,?#20999;?#24635;角之年,豆蔻岁月是我此生最珍贵的财富。
        我拼尽余生,不过是想还九州一片安宁,建一个我?#24378;?#20197;安定立命的家,
        若是你愿意,我将这皇宫变成你?#19981;?#30340;模样,变成我们的家,可好?
        读者?#28023;?br />

  • 钱?#24742;?#23567;财主最新章节

        上可?#36820;?#20027;?#21697;В?#19979;可?#36820;?#30174;流氓;出可入仕成宰,?#19997;?#23478;致富。一手空间,一手小包子,可游山玩水,可安守田宅。    钱?#24742;?#24322;世走起!js330

  • 超神妖孽保镖最新章节

        退隐都?#26657;?#24352;骁本想低调地在校花面前当个小保镖而已,可是就是有不长眼的来讨打!  富二代?#36153;?#30475;?#35828;停?#25954;骂我乡巴?#26657;?#24456;好,以后你就是我张骁的人肉板凳了!  泡个酒吧惹上了强抢美女的黑老大,还叫嚣着要把他打趴下?不好意思,让你两只手,照样打得你叫?#32844;鄭  ?#38598;透?#21451;?#21644;超级淬身术于一身的张骁,专治各种不服!  当班花校花警花?#23383;?#27795;来,张骁终于没辙了、双手护胸作惊恐状:“我靠,你们别过?#31383;。 ?br />

  • 无上仙魔最新章节

        龙晓飞一不小心穿越到一个武林的世界,他十二岁时遇到同是穿越来的周玥。他们?#21448;?#29605;妻子那里知道,要想回去必须去魔域,传说魔域的人知道穿越回去的方法。他和周玥到底能不能顺利进入魔域,魔域到底是?#35009;?#22320;方,普通人进去有没有危险,他们到底能不能穿越回去?(夜冷了,躺在床上的人更冷,清冷的夜明天还会来,冷?#35828;?#20154;在床上再?#35009;?#26377;机会起来,这就是江湖

  • 快穿之妖女?#38712;?#25915;略最新章节

        姜珊是个妖女NPC,人设阴狠毒?#20445;?#34987;玩家虐了千万?#21361;?#19981;?#24066;?#30340;姜珊也参与到了一?#26410;?#31359;越代替雇主去进行复仇?#38712;?br />

  • 假戏婚宠最新章节

        她的丈夫,和最好的闺蜜,竟然……联起手来,欺骗她的感情,欺骗她的财产,害的她家破人亡!所有的宠爱,不过一场假戏。重活?#25442;兀?#22905;要夺回来一?#26657;皇?#36825;真婚盛宠之下,又有几分真情,几分假意?

  • 少女净妖师最新章节

        古典故事作品《少女净妖师》上线啦雪莲族唯一后人美少女慕九九为寻父踏上了西行的旅途,并与陆续结识的小妖怪小粉玦、捉妖师李慕维、医师郁知夏和?#20284;?#29983;结伴同?#23567;?#25152;到之处遭遇或凶?#35874;?#21574;萌或妖?#24149;?#30196;情的妖族,他们收妖净妖,和小妖怪们发生了一系列奇异、悲伤、治愈、温?#21834;?#21169;志的故事……作品整理和重塑了中国妖怪文化,不久大?#19968;?#20250;看到书中几位主?#19988;?#21450;二十个萌萌哒妖怪的动漫形象,大家最喜爱的二次元歌手?#19988;不?#20026;每位主角配唱主题曲,到底会是哪位歌手现在暂时保密哦

  • 蜜爱成婚最新章节

        被人诬蔑,怎么办??#30343;?#24651;怎么办?包子夏以蔓走投无路,无奈嫁了个傻夫,带来一段啼笑皆非的婚姻生活,亦成为众人取笑的话柄。怎料某日,傻夫摇身一变,成为众姐妹的男神,引来?#19968;?#26080;数,且看她如何驱逐小三,栓住男神,赢来幸福。

  • 一吻?#31070;?#24635;裁宠妻如宝最新章节

        名门千金?#40644;仍都蓿?#26032;婚之夜出逃失败,她拼命挣扎:别碰我!神秘老公目光痴狂:你是我的!她羞?#25484;?#26497;:放开,我又?#30343;?#21334;身的!他迫不及待解她衣:卖不卖都是我的!床上春光旖旎,床下你跑我追,她以为身陷囚笼,却不知道,从始至终,她都是他心头的宝。

  • 表哥快跑最新章节

        “表哥快跑啊!冠军就在前方?#30149;!薄  ?#20320;个大明星别催我,歌?#26102;?#22909;了吗?”  ?#29677;遙?#19981;?#24120;?#20320;写的太深?#25314; 薄 ?#23004;枫说:“梦想这东西还是要有的啊。”  “是啊,万?#30343;迪至四兀俊?#23004;晓叶微微一笑。  ……  ?#20004;?#34920;妹,?#24605;?#34920;哥,两段人生,一?#26410;?#22855;。  总之,这是一个哥哥妹妹都被系统坑?#35828;?#25925;事。TAT!  读者群号:497520869

  • 极品小村医最新章节

        “秦医生,我姐姐得了相思病,你能治吗?”“包给我了!”“小子,只要你?#28982;?#25105;,我给你一千万!”“不好意思,我在玩?#32422;Γ ?#23567;村医秦勇扛起救济天下的重任,制恶霸,救村花,英雄花丛过,片叶不沾身!

  • 冥婚诡事:鬼王大人太难缠最新章节

        我叫苏小?#25314;?#20170;年十八岁,从被奶奶捡到开?#36857;?#23601;住在这个叫做大罗村的地方。
        在发生昨天晚上那件事情之前,我的世界都还是彩色的,邻里和睦,玩伴欢快的游戏,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直到三天?#21834;?br />     村子里的鸡?#32426;?#28982;之间无端?#35828;?#27515;去,到了后来,各种的牲畜都开始死去,却始终查找不到原因。
        于是,我作为牺牲品,被盖上了棺材板,准备和男鬼配阴婚……

  • ?#26469;城?#22372;最新章节

        穿越成?#35828;?#22763;,本来以为要一辈子?#29575;?#36947;观,但是师门留下来的宝物给玄阳子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

  • 阴婚盛嫁:棺人,悠着点最新章节

        她半夜在小巷烧香去晦气,竟然招来恶鬼,青面獠牙,鬼气渗人……吓得她跌坐在地上,两?#30830;?#36719;,差点晕厥过去?#24951;?#19968;阵危险的气息拂面,一道好听到耳朵会?#21507;?#30340;低沉嗓音,玩味的响起。“过两天,就是本王和她的大婚日子了,你把她?#21589;?#20102;,耽误了本王的洞房之喜,你,能承担的起吗?”一道凌厉的?#21697;?#25195;过,阮桓死死的拽着电线杆才没有被风刮走,再抬头的时候,女鬼已经不见踪影了……“你也是鬼??#27604;?#26707;泣不成声的指着他?#23454;饋!?#30475;来本王没有给你留下好印象啊。”夜渊烨在她恐惧的眼神里,在她的嘴角轻轻亲了一下,阮桓直接就?#26049;?#36807;去了……“娘子,好好休息一下吧……”

  • 农?#21307;?#32483;:重生八十年代最新章节

        重活一次的刘若?#26657;?#26524;断选择了军婚。八十年代好哇,到处是好机会,到处都是好东西。兵哥哥阳刚,在军营里,缺少变成?#30340;腥说?#26426;会。军婚,离婚率超低的,稳定的家庭?#20999;?#31119;的摇篮。兵哥哥负责宠妻,重生的刘若男负责荣华!

    本章内容提要:
    ...    李梦阳实在是耗不过李鐩。     成化八年便中进士的李鐩,有近四十年的宦海经历,比起李梦阳这样的“毛头小伙”为人处世的经验丰富多了,?#27604;徊换?#32473;李梦阳等朝中清流当枪使。     李梦阳在李鐩这里软磨硬泡半天,最后却无功而返,不由非常懊恼。     到底李梦阳是来劝说李鐩帮忙,李鐩并非是李梦阳的下属,反而还是他的顶头上......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

城市猎人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