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梦阳实在是耗不过李鐩。

    成化?#22235;?#20415;中进士的李鐩,有近四十年的宦海经历,比起李梦阳这样的“毛头小伙”为人处世的经验丰富多了,?#27604;徊换?#32473;李梦阳等朝中清流当枪使。

    李梦阳在李鐩这里软磨硬泡半天,最后却无功而返,不由非常懊恼。

    到底李梦阳是来劝说李鐩帮忙,李鐩并非是李梦阳的下属,反而还是他的顶头上司,况且李鐩并没有明确拿出一种拒绝的态度,使得李梦阳挑不出李鐩丝毫毛病来。

    等李梦阳出来时,心里还在想:“都说这位李尚书跟沈之厚关系亲近,现在看来有一定道理,这是找错人选了啊!”

    实在没办法,李梦阳只能再?#20843;?#36884;,先去求见朝中几位德高望重的老臣,随后才带着几个人往沈府门前去了,似乎也要加入到静坐抗议的?#28216;櫓小?br />
    ……

    ……

    朝中一些年轻官员,特别是?#20999;?#24868;青,基本都在抗议沈溪身兼两?#21487;?#20070;。

    不过也有一批人保持沉默,这些人多受沈溪心学思想影响,在翰林院中独树一帜,谢迁的儿子?#22238;?#20415;是其中代表。

    别人去沈溪府门前静坐抗议,而?#22238;?#21017;早早便回到家,当天翰林院因为这件事处于停摆状态,?#22238;?#20415;到?#30422;?#30340;书房里看书。

    谢迁从文渊阁返回他位于长?#27493;?#23567;院的路上,已有多人跟他说过朝中官?#27604;?#27784;府抗议沈溪身兼两职的事情,因何鉴致仕,谢迁心情不太好,再者他自己作为文官旗帜,?#25442;嶙越?#36523;份加入到抗议行列中去,也尽可能不参与。

    由于频繁有人上门造访,不厌其烦的谢迁终于忍受不了,决定回家暂避,结果回到府?#26657;战?#20070;房就见到?#22238;?#27491;在书桌前苦读。

    “为何这么早就回来了?#20426;?br />
    谢迁见到儿子,语气?#34892;?#20919;漠,大概意思是别人都跑去抗议了,你为何在这里泰然自若读书?

    ?#22238;?#25918;下书卷,起身向谢迁行礼后,回道:“?#30422;祝?#20170;日翰苑中出了一点事,便早些回来,在?#30422;?#30340;书房读书,希望能增长见闻。”

    ?#22238;?#27809;说关于抗议的事情,但他明白谢迁不可能不知道,?#30422;?#20316;为内阁首辅,很可能是这件事的幕后黑手,而他也知道谢迁跟沈溪之间的矛盾,所以?#25442;?#36152;然在?#30422;?#38754;前提沈溪的名字。

    ?#22238;?#31639;是学聪明了,他知道但凡在谢迁面前提及沈溪,都会引起?#30422;?#30340;不悦。

    谢迁道:“为父听闻,今天翰苑有士子闹事,成群结队去沈府门前求见,请求沈之厚主动上疏向陛下推辞任命,回归兵?#21487;?#20070;之位……这件事你知道吧?#20426;?br />
    “知道。”

    ?#22238;?#20302;下头回道,“?#20999;?#20154;还让孩儿一起去,孩儿不想参与,拒绝后便回?#32431;?#20070;了。”

    谢迁皱眉:“你为何不去?难道你不认为沈之厚身兼吏部和兵部两?#21487;?#20070;,有失体统吗?#20426;?br />
    ?#22238;?#22238;道:“以沈先生的能力,身兼两职并不为过,可能外界的反应稍微大了些……孩儿?#30343;?#35828;此事成体?#24120;?#32780;是因为何尚书突然致仕,总需要有人出来担当,以沈先生的功勋,迁吏?#21487;?#20070;本属情理中的事情,至于兵部那边他可以暂时兼任,之后自?#25442;?#26377;人接替。”

    尽管?#22238;?#20570;出了解?#20572;?#34920;明自己属于“中立派?#20445;?#21364;得不到谢迁的认同。谢迁?#34892;┠栈?#22320;?#23454;潰骸?#33509;是陛下不依不饶,让沈之厚一直身兼两?#21487;?#20070;之职,你觉得当如何?#20426;?br />
    ?#22238;?#24819;了下,然后?#23454;潰骸案盖?#24076;望孩儿也加入到?#20999;?#20154;?#26657;?#21435;沈家抗议吗?若孩儿去的话,就表明了?#30422;?#24744;的政治倾向,怕是对我?#20999;?#23478;以及沈家都不利吧?#20426;?br />
    在这件事上,?#30343;细?#23376;的态度大相径庭。

    谢迁虽然觉得李梦阳等?#35828;?#34892;为?#34892;?#40065;莽,但到?#23376;?#24314;设性,完全是出于对朝廷的忠心,回过头?#32431;?#21040;儿子这么淡然,便觉得儿子因为对沈溪学问的痴迷,而把道义礼法全都放到一边,这在他看来是相当危险的思想。

    谢迁道:“为父如何态度不打紧,但切记不可乱纲纪礼法,沈之厚身兼两?#21487;?#20070;,就是乱大明纲纪,你身为朝臣,应该明白这件事的严重性,一旦开此先河,?#19988;?#21518;朝中官?#27604;?#20813;,就形同儿戏,哪怕现在不能去跟陛下请命,也应该未雨绸缪,做出一些必要的反应,让某些人知难而退!”

    谢迁教训得很不?#25512;?#25972;个人处于一种愤怒的状态,但底气却有所不足。

    说到底,他无法理直气壮……你跟皇帝请旨不成,无法犯颜直谏,却去为难当事人,这根本就是蛮不讲理。

    ?#22238;?#20302;着头,虽?#24187;?#20986;言反对,却?#35009;?#21150;法接受谢迁的观点,更好像是在跟?#30422;字?#27668;。

    看到?#22238;?#19968;副受气包的模样,谢迁忽然意识到自己可能在用一种错误的方式?#36867;?#20799;子,无法起到为人父的表率作用,又道:

    “你既然不?#20808;ィ?#36825;件事便作罢,不过你不能直接回家?#32431;?#20070;,至少应该留在翰?#36820;?#24046;,哪怕旁人都不在,你也要留下,没人督促你就不能办事了吗?#20426;?br />
    “孩儿谨记?#30422;?#25945;诲。”这次?#22238;?#34892;礼后应了一声。

    谢迁叹了口气,道:?#25034;?#24819;到事情会演变到这地步,不过也好,事情总归?#25442;?#20986;?#35009;创?#30340;差池,沈府到底?#30343;?#35961;房。”

    ?#22238;?#27809;去评价谢迁的话,恭敬地道:“那孩儿告退了。”

    谢迁不?#22836;?#22320;挥挥手,让?#22238;?#36864;下。

    ?#22238;?#31163;开书房后,谢迁?#34892;?#22833;望自言自语:“之厚那小子,怎会让我谢家人中了他的毒?以中这孩子本来还算听话,而且守规矩,都是那小子让我谢家人变了心思,他在朝中荼毒年轻后辈,实在罪不容赦!”

    在谢迁看来,评价孩子的标准,?#30343;?#19979;是否听话,又是否守规矩,觉得后辈的表现简直不可理喻。

    但恰恰这些在他看来无法理解的后辈,正在悄无声息地改变大明,让大明社会逐渐进步,而这一切的主导者,就是那个他轻视的沈溪。

    许多?#39029;?#37117;觉得自己的孩子叛逆,不按照自己的规划行事,简直是一无是处,但恰恰是这些无视权威敢于质疑一切的孩子,推动了世界的发展,反而是?#20999;?#22240;循守旧的孩子,让社会变得停滞不?#21834;?br />
    ……

    ……

    谢迁并不担心沈家门前?#20999;?#23448;员安全方面会出问题,因为他回来时派?#35828;?#26597;过,沈溪没有动粗的迹象,而?#20999;?#21435;请愿?#36884;?#22352;的官员?#35009;?#20570;出?#35009;?#22833;格的事情,?#30343;且?#36215;一些路?#35828;?#22260;观,没带来太大的危机。

    一直?#20013;?#21040;黄昏时分,谢迁都觉得一切正常,但就在这时候发生了一件很大的事情。

    那就是朱厚照醒来了。

    朱厚照睡醒后,本来?#30343;裁矗?#20294;问题是现在开始有人在朱厚照面前告状,这个人就是?#26632;?#21040;京城,希望在朱厚照面前有所表现的张苑。

    张苑假借来跟朱厚?#26632;?#25253;积压奏疏的事情,趁机告知朱厚照当天很多人去沈家门前静坐抗议的事情。

    而张苑给这件事的定性,就是这群人去沈家“闹事”。

    朱厚照听到后怒从心头起,瞪着红通通的眼睛喝道:?#20843;?#36825;?#21019;?#32966;子,他们有本事,为何不到豹房和皇宫闹?昨天没见有人在朕面前说三道四,今天居然跑到沈府门前闹?活腻歪了这些人!”

    小拧子和江彬都在?#21592;擼?#33267;少二人?#25442;?#21435;说这种事,张苑故意把矛盾挑起来,好像这对其非常有利一样。

    张苑心中窃喜不已,好像终于找到一个突破口似的,主动请示道:“陛下,那该如何解决此事?#20426;?br />
    朱厚照道:“还能如何?派人去把?#20999;?#20154;赶走,再严令,若谁再去闹事的话,一概下狱,朕要让他们知道这天下到底谁在做主!”

    张苑为难地道:“陛下,就怕?#20999;?#20154;不听啊,沈大人今日非常克制,到现在都没闹出任何事端,不过围观的百姓却越来越多,好像民间也开始议论这件事,其中?#34892;?#35805;?#21592;?#19979;大不敬。”

    朱厚照怒火更甚:“?#20999;?#30334;姓懂?#35009;矗?#20182;们能分得清善恶对错吗?#20426;?br />
    ?#26049;返潰骸?#19981;需要?#30452;?#21834;,他们会觉得,那么多人去闹事,一定是沈大人做错了。哪边人多,就该听哪边的,百姓随众心理很强的……”

    “真是岂有此理!”

    朱厚照一巴?#23110;?#22312;桌子上,声音异常响亮,让整个寝殿瞬间安静下来。

    过了好?#25442;?#20799;,朱厚照终于缓过神来,道:“直接派人去,若谁不肯?#22836;?#30340;话,当场下狱……抓几个人,杀鸡儆猴,?#32431;?#21097;下的谁还敢闹腾!就跟他们说,谁想闹的话,一概到皇宫去闹,一哭二闹三上吊,朕倒要?#32431;?#20182;们有多大本事。”

    ?#26049;返潰骸?#38491;下,是老奴去吗?#20426;?br />
    ?#23433;皇?#20320;去谁去?你是司礼监掌印,兼管厂卫……让钱宁跟你一起!”朱厚照命令道。

    因为朱厚?#25214;?#32463;许久没提过钱宁的名字,此时这个锦衣卫?#23500;?#20351;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在皇帝面前不显山不?#31471;?#20102;,这位之前可是皇帝跟前的红人。

    张苑恭敬行礼:“老奴领命,到时候若谁不听,老奴会将他们打入大?#21361;?#22909;好拷?#23454;?#24213;是谁在幕后指使。”

    “还能有谁?#20426;?br />
    朱厚照生气地道,“就是朝中?#20999;?#39037;固的老?#19968;錚?#27604;如说谢老头,昨日朝会的时候就他一个劲儿在跟朕说话,反对这个反?#38405;?#20010;的,今天他知道没法来豹房纳谏,就?#25165;?#36825;么一出,看来他已?#19979;?#26127;聩,?#30343;?#21512;再在朝中做事!必须尽快让他退下来,换个人接替首辅的位置!”

    关于谢迁是否致?#35828;?#38382;题,张苑不甚清楚,那不归他管,不过他?#21448;?#21402;照的话中明白一个道理,皇帝对沈溪的信?#26410;?#36807;朝中任?#25105;幻?#26397;臣,谢迁就算是首辅也?#25442;?#24471;到皇帝的支持,更多的是一个象征性的存在。

    ?#26049;返?#21040;御旨出来,马上将钱宁叫来,嘱咐到沈家门口抓?#35828;?#20107;情。

    钱宁已失去圣宠多日,此时正惶惶不安,听闻?#26632;?#26397;的司礼监掌印召?#21073;比?#35201;赶紧前去巴结。

    ?#21834;?#24352;公公,您得陛下口?#20572;?#38491;下是说如何维?#31181;?#24207;?是抓一两个人杀一?#24433;?#20040;?#20426;?#38065;宁试探地?#23454;饋?br />
    ?#26049;返潰骸澳切?#20154;都是朝中官员,你捉拿哪一个,旁人能就此罢休?到时候他们再一闹,那整个京城不就乱套了?#20426;?br />
    钱宁眨眨眼,而后?#23454;潰骸?#24744;老的意思是……”

    “全都捉拿,既然?#30343;?#30456;,就一个不留。在刘瑾之后这群人以为自己可以无法无天了,这次就让他们知道,得罪沈大?#35828;?#21518;果!”张苑恶狠狠地说道。

    钱宁心里疑惑,这位张公公几时开?#21450;?#27784;大人说话了?这二人?#30343;?#24212;该势成水火吗?

    张苑见钱宁在那儿发愣,不由骂道:“杵在那里跟个木头一般作何?还不快去调拨人手?记得多点一些人马,如果?#26032;?#27665;想闹事,一并捉拿下狱。”

    钱宁道:“拿到人后,直接送往锦衣卫诏狱,对吧?#20426;?br />
    按照钱宁的意思,到底是送诏狱还是送三司衙门牢房,是问题的关键。

    诏狱意味着嫌犯都是皇帝亲自下诏定罪,出手可以不分轻重;如果是三司衙门,则最多是走个过场,毕竟朝中官官相护,此番牵涉的人太多,很可能最后的结果便是法不责众,此时得罪人就没必要了。

    张苑尖声道:“?#21149;?#20154;拿下,往哪儿?#20572;比?#35201;问问沈大?#35828;?#24847;思……不过诏狱最好别轻易送进去,否则不好收场。就往刑部或者大理寺牢房?#20572;?#32473;他们找点儿麻?#33251;纯桑?#26368;好让谢于?#20146;?#24049;亲自审理!”

    钱宁苦笑一下,就在他还想说?#35009;?#26102;,张苑已气势汹汹往门口去了,边走边甩下一句话:“再不去,抓不到?#35828;幕埃?#21487;别说功劳没了。”

    “这算?#35009;?#21151;?#20572;俊?#38065;宁追过去?#23454;饋?br />
    “这就看你是否有眼力劲儿了。”

    张苑似笑?#20999;?#22320;看了钱宁一眼,小声解释道,“把事情办好了,不但得沈大人赏识,还能让陛下看重……你以为陛下想轻饶?#20999;?#38393;事的官员?#24656;皇?#38491;下不愿说出口罢了,作为陛下身边近臣,岂能没有这层觉悟?#20426;?br />
    钱宁重重点头:?#25034;?#30333;了,还是张公公您了解陛下心态。”

    张苑人已经出了豹?#30475;?#38376;,此时钱宁点的四百名锦衣卫?#35328;?#22823;门外整齐列队。

    张苑非常满意,点头继续:“很好,过去跟他们说明白了,今天去了后不用废话,直接拿人就是,管他几品官,先拿进牢房里再说。”

    钱宁道:?#24052;?#19968;那位沈大人出面阻拦该当如何?#20426;?br />
    “这个……”

    张苑想了下,摇?#36820;潰八?#20986;来一样要拿人,这次就是专门表演给他看的,若他想阻拦,就说这是陛下御旨……这本来就是陛下金口玉言,跟?#20999;?#24403;官的也这么说,陛下让拿人,谁敢?#32431;?#23601;不用?#25512;?#20102;。”

    “难道可以格杀勿论?#20426;?#38065;宁再问。

    张苑斜着打量钱宁一眼,揶揄道:“你还真?#35328;?#23478;当刘瑾了?#20426;?br />
    ……

    ……

    一行四百名锦衣卫组成的人马,浩?#39057;?#33633;往沈家方向开去,光这一路上便已很扰民。

    终于抵达沈府门前,此时这里就像是开堂会一般,数以千计的百姓围观,虽然有顺天府的人帮忙维?#31181;?#24207;,但始终杯水车?#21073;?#36825;会儿?#20999;?#38745;坐的官员有的已耐不住性子,站起身慷慨激昂地发表演说,好像要发动所有官员强行冲击沈府的意思。

    “官兵来了!”

    百姓中突然有人高呼起来。

    马上有人说:“哪里是?#35009;?#23448;兵,来的是锦衣卫!这下要出大事了!”

    百姓虽然围观的很多,但都不敢惹事,随着锦衣卫到来,大部分紧忙避开,而?#20999;?#23448;员则不同,觉得自己根本不用担心?#35009;?#38182;衣卫。

    所谓行得正坐得?#20445;?#22823;概说的就是眼前这群?#35828;?#24515;态。

    不过来者就是专门针对他们来的,等发现锦衣卫直接冲上前拿人时,再想反应已经来不及了。

    “作何?谁敢对本官无礼?放开!”有人被双手反剪,整个人按倒在地上。

    随即更多的官员被拿下!

    这群?#35828;?#24213;都是文弱书生,面对作为天子亲军的锦衣卫,他们缺乏抗争的底气,而且这次来的锦衣卫数量太多,一群锦衣卫?#20384;矗?#20182;们毫无招架之力。

    张苑走上前,嗓音尖利:?#20843;?#20877;于此处闹事,跟他们的下场一样,这些人全都要下狱?#39318;錚?#35841;敢围观?#20426;?br />
    ?#25239;?#25152;及,?#20999;?#30334;姓匆忙避退,有的直接跑了,而此时锦衣卫?#35328;?#39034;天府衙差的帮助下清场,不多时便把人全都赶走,以李梦阳为代表的静坐官员,此时全都被拿下。

    ?#20843;?#32473;你们的胆子?#20426;?br />
    李梦阳叫嚣得最响亮,毕竟之?#20843;?#26366;先后弹劾张鹤龄、?#21467;?#40836;和刘瑾,坐牢的经验最丰富,就算他官?#23433;皇?#24456;高,却有资格代表朝中清流说?#21834;?br />
    张苑走过去:“是陛下给的胆子,这?#33267;抗?#19981;够?敢到朝中重?#20960;?#38376;前闹事,你?#19988;?#20026;当官的就可?#38405;?#26080;法纪?#20426;?br />
    李梦阳大声反?#25285;骸八?#35828;这是来闹事?不过是来找沈尚书论理,?#20843;?#24748;崖?#31456;懟!?br />
    张苑冷笑不已:“管你们说破天,?#35009;?#35265;你们进去找沈大人,反倒在这里聚拢一群乱民,若不及早来驱散的话,京城出了状况,责任谁能承担得起?把人拿下!”

    钱宁从人群里走了出来,到张苑跟前?#23454;潰骸罢?#20844;公,现在该定下,到底押到哪个牢房了吧?#20426;?br />
    ?#26049;返潰骸八?#21435;大理寺!你直接跟大理寺的人说,这些是钦命要犯,需要等陛下派人来审问,让他们不得随意放人,?#27604;?#20063;不能严刑拷打,一切要等陛下御旨!”

    “?#35009;矗?#20320;还想刑讯逼供?#20426;?br />
    李梦阳听到这话,突然感觉?#33251;?#21457;凉。

    之?#20843;?#21442;劾外戚张氏兄弟的时候,便遭受了非?#35828;恼?#30952;,好在刘健、李东阳等阁臣搭救,弘治皇帝下旨赦免,才算捡回一条命。

    后来在参劾刘瑾时,他一直回避和遮掩,就在于他明白?#25442;?#23448;报复有多可怕,既做了有意义的事情又不敢明着?#21467;錚?#31639;是迂回救国,不过他的软弱导致很多人受牵连下狱重刑,暴毙狱?#23567;?br />
    李梦阳既是勇敢的出头者,也是懦夫,?#30343;?#22312;刘瑾倒台后才被人捧到高处。

    张苑冷哼一声,道:“暂时不?#38405;?#20204;用刑,但接下来怎么?#22836;?#20320;们,?#24378;?#23601;说不准了。把人拿下,送大理寺!”

    ……

    ……

    张苑感觉自己又风光了一把,比之当初的刘瑾也差不了多少,想谁下狱谁就下狱,而且连牢房都可以随意挑选。

    在这种威风心理作祟下,张苑全然不顾之前朱厚照的?#24895;潰?#20182;到底还算?#24515;?#23376;,因为朱厚照对这些人愤恨不已,他早就想好对策:“若是陛下问责,我就说这群人?#32431;梗?#19968;次全拿下才好免除后?#36857;?#21040;时候陛下也说不了?#35009;礎!?br />
    想到这里,他不由打?#21487;?#23478;大门,那是他想进又不太?#21307;?#30340;地?#21073;?#22240;为尚未天黑,若是入内有可能会被沈家故人看?#21073;?#32780;?#21307;?#21435;见到沈溪,他也不太好交待眼前扣押抗议官员的事情。

    不过这会儿,沈溪已经得知情况,朱鸿将外面的消息源源不断传报进来。

    ?#21834;?#24352;公公带着锦衣卫前来,说是奉御旨将外面的人一并拿下,送入大理寺牢房,交有司处理。”朱鸿道。

    沈溪点?#35828;?#22836;:“陛下倒是会做出如此?#25165;牛?#20294;?#25442;?#20570;得如?#21496;?#32477;,应该是张苑自作主张。”

    朱鸿不太明白沈溪这番话是?#35009;?#24847;思,也不?#39029;?#35328;质疑,沈溪想了想?#23454;潰骸罢?#33489;没来求见?#20426;?br />
    朱鸿道:?#32610;?#20844;公跟锦衣卫的人都在外面,暂时没有登门拜访的意思,是否派人去请他进来?#20426;?br />
    “不用请,他自会前来。”沈溪道,“如果他这么走了,等于是给自己招惹了个大麻?#24120;?#20808;等着吧。总归这是宫里人做出的事情,跟我无关,就算回?#32321;?#20154;怪罪,至少陛下跟谢阁老无法迁怒于我!”

    朱鸿?#23454;潰骸?#37027;小?#35828;?#22914;何?#20426;?br />
    沈溪道:“你去外面等着,就当?#35009;?#37117;没看?#21073;?#20043;后张苑若要进来,带他来便可。”

    “是!”

    朱鸿领命而去。

    朱鸿走后不到?#28151;?#39321;工夫,果然又折返回来,这次他带了张苑一起,张苑?#25112;?#20070;房门便道:“沈大人,您今天可真是泰然处之,外面那么多人来找麻?#24120;?#24744;都不生气?#20426;?br />
    连招呼都没打,直?#27704;?#36825;么一句,大概意思是说他已经替沈溪做主,把问题给圆满解决了。

    沈溪没有起身迎接,?#30343;?#25260;头看向?#26049;返潰骸?#37027;你假传圣旨,把人捉拿入狱,?#19978;?#22909;回去后如何跟陛下交待?#20426;?br />
    听到这话,张苑的脸色变得?#34892;┗怕遙?#36947;:“沈大人,您……您可别乱说,咱家可没做出违背陛下御旨的事情,您这是诬赖好人……”

    沈溪道:“怎么,张公公现在就想跟本官打马虎眼了?#20426;?br />
    张苑脸色变得很难看,此番回到京城,无论他后续存在何等想法,至少眼?#20843;?#24517;须要跟沈溪站在一起,而且要听?#30001;?#28330;的?#24895;?#21150;事。

    他明白很多事难以隐瞒,当下黑着脸说道:“这?#30343;?#20026;沈大人您解决麻烦么?而且陛下的确下令,把挑事的人给抓起来,现在不过多抓了几个……沈大人?#25442;?#26159;想回头告咱家的状吧?#20426;?br />
    沈溪道:“你怎么做,我不想干涉,不过这件事却是在给我脸上抹黑……你张公公的意图是?#35009;矗?#35753;天下人都说我沈某人不近人情,将?#20999;?#26469;劝谏的官员给捉拿入狱,然后拿我跟刘瑾作比?#20426;?/p>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寒门状元》之 第二三五〇章 法办是作者天子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寒门状元》之 第二三五〇章 法办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27493;?#20165;?#30343;?#20026;了更多的宣传寒门状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19981;?#21644;欣赏此书, 如果你?#19981;?#22825;子写的《寒门状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寒门状元》之 第二三五〇章 法办是作者天子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寒门状元》之 第二三五〇章 法办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27493;?#20165;?#30343;?#20026;了更多的宣传寒门状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19981;?#21644;欣赏此书。 如果你?#19981;?#22825;子写的《寒门状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寒门状元最新章节- 寒门状元全文阅读- 寒门状元txt下载- 寒门状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穿越重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21834;?第二三五〇章 法办】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26657;话?回车[Enter]键 返回【寒门状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寒门状元》书迷评论

  • 拐个状元好种田最新章节

        前有拦路?#32602;?#21518;?#37034;?#30524;?#24688;?#27809;有爹爹,人人都想上门欺辱她们。苏晓晓大吼一声,从今以后,再也不怕你们。因为她好命的拐来一个相公,还是一个状元料相公,紧紧重要的是,这相公宠她如命,爱她入?#24688;?#37117;说傻人有傻福,苏晓晓?瑟的一笑,她这可就傻得太有福了。

  • 悍妃抢亲:皇上晚上见最新章节

        当一个24K纯GAY穿越成了女人,这意味这?#35009;矗?#22914;!愿!以!偿!!这下好了,?#31181;?#31359;越到古代当了职业女匪,生活幸福又美满。可是她这个容貌过?#35828;?#22827;君失踪归来,这一身龙袍皇冠是?#24092;?#26679;?要封我为妃?NO老子只做“匪”不做“妃?#20445;?#24403;奸淫掳掠无恶不作的女匪VS外表柔弱内心狠辣的后宫嫔妃。?#31181;?#30340;人生名言是?#32791;?#21160;手,绝对不叨叨。哭哭啼啼的跟我提皇上?提?#35009;?#26377;用,皇上晚上照样被我训的服服又帖帖。

  • 翻身郡主把君撩最新章节

        21世纪王牌雇佣兵,一朝穿越,成为人人唾弃的?#21916;摹?#31505;话!?#21916;?#21333;身,狠狠的抽了世人一巴掌。抗衡神月教?解封神器?颜西?不屑的挑眉,她可是?#21916;模?#19981;?#34892;?#36259;。大祭司缓缓摘下面具,?#21019;?#19968;笑,“小西?,本座以为你更愿意关起窗户来,跟本座畅聊人生。”如花的笑?#25506;?#20303;,她痴痴的看着眼前这张?#24120;?#24525;不住咽了?#22763;?#27700;,浮云,美色?#35009;?#30340;,都是浮云啊……当高智商颜控遇上腹黑大祭司,谁主沉浮?

  • 逆天?#21916;模?#20185;尊哥哥要抱抱最新章节

        重生异世大?#21073;此?#30340;能力杀杀魔兽、夺夺宝混出名堂不难,重点是原主是个任人欺凌的傻丫头?咦,前方高能预警,有一强大面瘫美?#26032;?#36807;。傻女奋力?#26432;迹?#25163;一张,满身烂蕃茄抹到美男身上。身后姐妹毒辣?#25239;?#25658;超过一万伏特电流袭来,搁平时准?#25112;?#20102;她,但在这个美男面前,简直雕虫小?#36857;?#21999;,是个好?#21487;健!?#21733;哥,抱抱。”

  • 修罗战神最新章节

        "一个浩瀚奇妙的玄幻世界,神秘无尽。转世林寒来到这里,修行之路就此展开,热血如焚天之火,激情若狂浪滔天,渴望如九天?#20570;?#19968;切敢挡在他?#25034;?#30340;人,都要将他踩在脚下!"

  • 御龙九天最新章节

        我若杀你,必因藏龙!金夕被废金气根,无法修?#26657;?#22914;何傲?#30828;擇罚?#23792;转路回,秘道天鼎,?#25293;?#34394;?#24120;?#19968;界一藏龙,逐层帝王更;一路走来,面对无尽伪善与真恶,扬言而出:去你爹娘的!js330

  • ?#27704;?#26080;尽房间最新章节

        我从没有想过,这样单调无趣的生活会有?#35009;?#25913;变,这样懒散颓废的自己会有?#35009;?#20882;险。我只想在温度正好的空调房里,wifi,外卖,快递,葛优瘫。然而,当我的时间停止,我进入了一个无尽的房间。一场超出常理的游戏,被创造出的世界,不为人知的意识体,我唯一能做的,只有尽力活下去,活下去,直到逃出这该死的房间。当你嘲笑末日的谣言时,却不知,末日就在你的身边。

  • 锦世游龙最新章节

        龙丹出世,群起而争,华夏至宝,决不能落外族之手——比异能,比修道,比科?#36857;?#21326;?#21738;?#20799;怕过谁。
        犯我华?#27169;?#23431;宙追杀。

  • 绝世圣尊最新章节

        天元大?#21073;?#24378;者为尊。?#37117;?#23569;爷叶?#21073;?#36523;为无上神体,却被认为是修炼?#21916;瘢?#21463;尽不公机?#30331;?#21512;之下,得无上强者传?#26657;?#24471;?#38405;?#36716;人生以神铁铸炮,神晶为引,凝无上威势,管你是神是仙,一炮,让你刹那飞灰!

  • 皇后,你还要不要朕最新章节

        她去了旅游便穿越变成洛国公主,两年后,滕国指定要洛国公主为后,为了一国?#25512;?#23433;宁,甘愿和亲。还好嫁的人是个帅哥,但屌丝都靠不住,帅哥真的能依靠吗?看我怎样来个自主创?#25285;?#33258;力更生,让一?#34905;?#30007;子围着我转吧。

  • 全音阶狂潮最新章节

        凭借超凡音乐天?#24120;?#26472;景行奋勇前?#26657;?#20174;一个平凡学生成长为一代宗师,一路上留下的故事和传奇,有慷慨热血,有隐忍以?#26657;?#26377;温暖动人,有冷血无情;有金钱名利,有梅兰竹?#30504;?#26356;有繁花似锦!

  • 混元修最新章节

        神祇是修士,修士亦望成神?#40644;?#22825;莫大,实力为尊!山村少年寻访仙山?#31245;担?#31455;然真成了修士,奇怪的任务,让他开始踏足这神秘的混元大?#21073;?#19968;路向上,?#24223;?#28781;魔,成就新的一代混元修士!

  • 不良宠婚最新章节

        ★精华简介★一场意外,她成了他此生唯一的女人:初?#29301;?#21021;夜,初?#25285;?#22905;所有的第一次都被他一夜之间无辜而霸道地掠夺了。从此她成了他的宝贝,疼她入?#29301;?#23456;她如命!

  • 婚姻告急最新章节

        白倩一?#26412;?#24471;自己很?#20197;耍?#21487;是一个意外让她的人生轨迹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绝症,就像?#20999;?#22312;她头上的一把利?#23567;?#20934;婆婆一家得知病情后,为了悔婚用尽一切手段。两家人为?#22235;至?#20010;天翻地覆,只恨不得此生不相往来。然,命运太奇妙,绝症原非绝症,亲人却并非亲生,爱人也隔了一层。两个相爱的人却因为种种原因婚事一拖再拖……

  • 战斗吧,末日女王!最新章节

        前世李千秋活得太过懦弱单纯,未婚夫还把她打包送给了黑道头子!    觉醒了治愈体质也未能逃过被抓进研究所的命运,每天肉体被研究的求死不能,?#38376;?#21451;还每天来个“精神折磨套餐”。    重生后李千秋练就了一身万尸丛中过,带走一身伤,越伤越?#35828;?#19981;死女王路!    黑道头子:老婆,你又把?#36335;?#24324;破了!

  • 都市阴阳师最新章节

        【免费新书】都市灯红酒绿,但是妖魔食人。  阴影之下,几乎每日有人消失。  正如当年震惊全国的僵尸事件以及猫老太太……  然而人?#36865;?#28789;之长,妖魔食人,自然也有降妖伏魔者出世。  全真、正一、高僧、世家、门派……  白天,他们各司其职?#28784;?#26202;,他们?#22534;?#38500;魔!  且看偶得阴阳师传承的林凡如何驾驭飞剑,震慑三界!http://www.bqg3.com

  • 百工匠心最新章节

        百年传?#26657;?#24037;艺之美,匠心独具,一生一事!

  • ?#23682;?#20043;未来断点最新章节

        异族入侵太阳系,血狼战队队长莫峰在一场惨烈的会战之后回到了末日之前,他能否解开谜团,改变身边亲人朋友的命运……

    本章内容提要:
    ...    李梦阳实在是耗不过李鐩。     成化?#22235;?#20415;中进士的李鐩,有近四十年的宦海经历,比起李梦阳这样的“毛头小伙”为人处世的经验丰富多了,?#27604;徊换?#32473;李梦阳等朝中清流当枪使。     李梦阳在李鐩这里软磨硬泡半天,最后却无功而返,不由非常懊恼。     到底李梦阳是来劝说李鐩帮忙,李鐩并非是李梦阳的下属,反而还是他的顶头上......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

城市猎人电子游戏
广西快三精准计划 在郑州做什么工作赚钱 11选5前2直选技巧 福建快3当天当期开奖走势图 答题赚钱每题1毛软件 七星彩秘籍预测码 私人彩票平台漏洞教学 重庆时时个位走势图 重庆时时现场开奖更新 苹果手游赚钱平台 今日河北快3开 北京pk赛车龙虎技巧论坛 怎样在电脑上看手机微信公众号文章赚钱 新时时彩 山西快乐十分微信群 pc蛋蛋幸运28稳赚